1. <menuitem id="vnqpf"><dfn id="vnqpf"><dd id="vnqpf"></dd></dfn></menuitem>
        <option id="vnqpf"></option>
          <track id="vnqpf"><div id="vnqpf"><em id="vnqpf"></em></div></track>
            <samp id="vnqpf"></samp>

          1. <bdo id="vnqpf"><address id="vnqpf"></address></bdo>
              1. <nobr id="vnqpf"><optgroup id="vnqpf"></optgroup></nobr>

                <bdo id="vnqpf"><dfn id="vnqpf"><dd id="vnqpf"></dd></dfn></bdo>
                1. <tbody id="vnqpf"><div id="vnqpf"><em id="vnqpf"></em></div></tbody>
                2. <progress id="vnqpf"></progress><bdo id="vnqpf"><dfn id="vnqpf"></dfn></bdo>
                3. <tbody id="vnqpf"></tbody>
                  <option id="vnqpf"></option>
                4. <bdo id="vnqpf"></bdo>

                    <tbody id="vnqpf"><span id="vnqpf"><em id="vnqpf"></em></span></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 旅游 > 動態 > 正文
                        回到馬安

                        發布時間:2016-08-02 08:34:35    作者:李微    來源:    【鄖西周刊】   

                        1

                        說起“還鄉”,古人創造了一個詞語“衣錦還鄉”,和“衣錦還鄉”一起出現的還有“榮歸故里”。古代的士子懷著滿腔抱負外出闖蕩,幸苦打拼功成名就之后還是要回到自己出生的故土。“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美事當然值得慶幸,但是大多人并不能都如愿,很多人奮斗半生卻也失意悵然,厭倦了他鄉的漂泊,此時回到家鄉才有“近鄉情更怯”的忐忑不安。

                        戶口本上籍貫一欄兩個滾燙的字“鄖西”,從一出生就打上了烙印,即使飛到天涯也還是鄖西人。很多人初次見面喜歡問“你是那里人。”一聽是鄖西的,一般對方會激動地說:“鄖西是個好地方啊!牛郎織女的故鄉,你們鄖西出美女啊。”如果有人再接著問“你是鄖西哪個地方的?”“鄖西馬安的。”對方的聲音陡然提高八度“馬安出人才啊!你們馬安的教育教學量很高,馬安中學的新課改引得全國各地都去觀摩。”馬安中學曾取得連續十二年中考全縣第一的驕人成績,很多城里人寧愿舍近求遠把孩子從十堰送到馬安中學讀書。此時我深深為故鄉感到驕傲。

                        隨著年歲增長,讀書工作后回老家的次數逐年遞減。馬安,如同童年的紙飛機,飛在記憶的天空里漸漸遠去。

                        偶爾會在夢中回到老房子,在門前的竹林里、屋后的山坡上嬉鬧,醒來發覺是夢,一聲長嘆無眠。

                        2

                        如果不是那個突如其來的邀約我可能不會在這個夏天回老家。

                        “作協組織21號去采風,你能參加嗎?”當作協秘書長李秀峰老師告訴我這個消息時心懷感激。李老師不僅在文學上是我的前輩,聽媽媽說還有親戚關系,論輩分他還是我的叔叔。他是一個博雅的前輩,一位讓人敬佩的春風長者,才華橫溢且溫和達禮,不僅個人文學才能杰出且非常關心年輕一代,大力扶植培養文學新人,在文學方面給以我極大的鼓勵和幫助。

                        “那一天是我生日啊。”

                        “那敢情好,大家一起給你過生日。”李老師趁我猶豫之際接著說:“我們去你的老家馬安采風。”

                        “好,我也大半年沒有回去了。”

                        久違的老家,借此良機回去看看。

                        以往每年生日都是家人在一起,媽媽給炒幾個愛吃的菜再煮一碗長壽面一個熟雞蛋,不如回老家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師友過一個別開生面的生日。

                        3

                        “人都到齊了,可以出發了。”在縣政府的集合地點清點完人數后,文聯的楊主席一聲令下,四輛小車開始向馬安的方向進發。一路上排排青山后退,座座高樓聳立,從縣城到馬安的柏油公路寬敞平坦,過去塵土飛揚凸凹不平的土路已經換了面貌。

                        以前最害怕回老家,因為山路太差,坐車暈車,車子在路上顛簸,好像坐蹦蹦車,三五下就顛得人頭暈目眩,把五臟六腑都吐出來。這次回家,心情格外好,同行的作家前輩在一起聊天,一路說笑就隱隱看到馬安的那個山頭了。

                        “馬安是個風水寶地,我到過馬安很多次,印象最深的就是馬安的苞谷酒和馬安腔兒。”作協的趙老師是一位資深作家,他曾多次到馬安采風,還為馬安鎮編輯了一部書《騰飛的馬安關》。

                        開車的攝影師徐軍老師打趣道:“天天說自己是馬安人,那你說個馬安方言證實下撒。”我隨口說了一個笑話逗得他們哈哈大笑。樹高千尺忘不了根,人活百歲改不了音。馬安人說話腔調婉轉悠長尾音上揚還帶點兒轉彎兒,沒有聽慣的人聽起來也蠻有意思。馬安腔兒既有江南方言的清麗,又有北方方言的粗糲,聲輕語柔,平和委婉。

                        在車上一邊欣賞窗外的美景,一邊翻閱楊主席贈送我的著作《天佑鄖西》一書中找到了他寫馬安的美文。“眾山叢中,一馬平川;篳路藍縷,歇馬為安。在馬安,遇山則蓊郁,得水便豐腴,滿目是青巒,放眼皆蔥蘢。 一個有書卷氣的地方自然孕育了很多名人能人……”

                        “歡迎歡迎!”小車在盤旋的山路上停下來。從車上走下幾個人笑瞇瞇地像我們走來。原來為首戴眼鏡兒的那個和藹男子就是馬安鎮書記嚴慈理。初次見面,感覺就像是某個久未謀面的叔叔一樣親切。文聯的楊主席一一介紹,嚴書記熱情地握手。

                        介紹到我的時候楊主席特意說:“李微老家就是你們馬安的。”嚴書記樂呵呵地說:“歡迎回到老家,這次回來要多住一段時間啊!”自然熱情儼然親人。

                        嚴書記讓隨行的人給每人發了一瓶礦泉水,然后在嚴書記的代領下我們向錫洞溝村銅佛山茶場駛去。

                        一路上花木扶疏,綠樹掩映白瓷磚小樓,家家戶戶的門前一片小花圃都栽種著嬌艷的鮮花。葡萄架下小貓慵懶地曬太陽,花狗和公雞在院子里自在覓食。池塘里荷葉田田,荷花初綻,有孩子在溪邊忙著逮螃蟹捉蜻蜓,一派田園風光畫卷在眼前徐徐展開。

                        車子在半山腰停下,山上樹木蓊郁,大片大片綿延起伏的翠綠茶林里一簇簇低矮的茶樹排兵布陣。

                         “歡迎你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喝點水解渴。”一坐下,就聽到熟悉的馬安腔兒覺得無比親切,茶場的美女笑盈盈親手奉上一杯香茶。

                        嚴書記介紹,馬安山地多,種植作物勞動量大產出小,自從成立了茶葉合作社,村民種植山茶后,靠茶葉每家年純收入達萬元以上。我們一邊品茶一邊聽嚴書記介紹茶園的發展。吃著脆甜可口的大桃子和清甜潤喉的紫葡萄,品著醇香可口的清茶吹著山風欣賞茶園美景直覺無比舒爽。

                        一行人站在茶園合影留念,嚴書記說茶園的規模將擴大,以后銅佛山茶將形成自己的品牌,將走出深山讓更多愛茶人品到來自馬安的山茶。

                        01.jpg

                        4

                        車子沿著蜿蜒的山路繼續前行。

                        “小李,你去過祖師頂沒?”嚴書記笑著問。

                        我一臉茫然地搖頭。土生土長的馬安人卻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可能是因為我一直在外求學所以對家鄉的了解甚少。

                        “看來你對家鄉的了解不夠,這次回來是對的。我們下一個目的地就是祖師頂。”嚴書記介紹。六百年前大興武當建立了真武大帝的廟宇,人們在姬家坪村建立了這一座真武行宮,俗稱祖師頂。每逢初、十五、三月三、九月九這些日子,當地的人們都會來到廟里拜神祈福。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祖師頂遠遠望去是一座矗立在山頂的古剎,通往陡峭的險峰之巔的是一級一級的石階。

                        烈日當頭照,望著眼前的石階我心生畏懼。

                        “數一數一共有多少個石階。”嚴書記氣喘吁吁地在前帶路。汗水已經濕透了他的后背,襯衣緊貼著背上,騰騰冒著熱氣。為了防曬他貼心地給隨行人員每人發了一頂草帽,一群“草帽登山隊”喘著粗氣艱難地爬山了上頂。

                        正殿大門頭上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真武行宮”,殿內供奉著真武大帝的塑像,神案上擺滿了敬奉的貢品和香火。真武大帝墻上的石碑據說是明清時期的刻字有個兩百多年的歷史,歷經歲月的滄桑至今仍清晰可見。

                        嚴書記說:“真武大帝很靈的,有什么愿望都可以保佑實現喲!”

                        “最應該許愿的是小李,今天是她的生日。”李老師笑著說。

                        我跪在真武大帝神殿前虔誠地許下了生日心愿。

                        站在祖師頂上極目遠眺,眼前一亮。姬家坪村全貌盡收眼底:一畝畝池塘碧水盈盈,一洼洼菜地綠色正濃。遠方,山色如黛,茂林密布;近處,山花遍地,疊紅堆金,蜂飛蝶舞,蟬鳴鳥叫。山坡上一幢幢紅白相間的雙層洋樓錯落點綴,好像綠毯子上鑲嵌的寶石。朦朧的遠山,籠罩著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云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

                        站在祖師頂的廊檐下望著腳下的石階,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一口氣能爬這么遠。嚴書記此時揭開謎底,祖師頂的石階一共有153塊。上香祈福必須心懷虔誠才能心愿得償,當地人信奉祖師爺,每當愿望實現了他們都會來此還愿。

                        我望著威武肅穆的真武大帝,內心祈禱自己的心愿也能實現,他日必將登上祖師頂拜謝。

                        嚴書記計劃將在祖師頂山腳下將規劃一些農家樂和停車場,方便外來的游客到此來游覽觀光。

                        5

                        從祖師頂下來已經中午十二點多,驕陽當空曝曬,汗流如雨。當我們駕車抵達錫洞溝村的官場時已經一點多了。村書記李天才是我的家門叔叔,他早早地在村口迎接我們。“熱烈歡迎你們的到來,真是稀客稀客啊!蓬蓽生輝!”他一邊寒暄一邊忙著遞煙倒茶,嬸子忙著給我們倒水洗手、切水果。家鄉人好客是出了名的“天天待客不窮,夜夜做賊不富。”不管何時有客人上門都是熱情款待。

                        看到我他們感到很驚訝“微子咋也回來了?”

                        “聽說你燉了雞湯我就聞著味兒來了啊!廚房里的雞湯的香味兒在幾里外都聞得到。”我一邊開玩笑一邊幫忙洗水果。

                        “你還不知道,你這個侄女兒可是個才女啊!”見楊主席又給我“帶高帽子”。嬸子笑著說:“還不是多虧了你們這些老先生幫忙指導啊,她是小娃子全靠你們多指點她才好進步,一會兒一定要多敬你們幾杯酒。”

                        幾根煙的功夫,一桌美味的農家菜擺上了餐桌涼拌灰灰菜鮮香爽口,滿滿兩大缽野菜被大家消滅干凈。清炒地黃瓜、酸辣土豆片、四季豆燜肉……沒有農藥化肥的新鮮蔬菜,從菜園里采摘即端上餐桌格外鮮美。

                        席間大家忙著敬酒,知道我今天生日之后大家都忙著要敬酒,盛情難卻從不喝酒的我也喝了好幾杯啤酒。就著涼爽的山風和豐盛的佳肴我們言笑晏晏,開懷暢飲。為了迎接遠方的貴客,也為了給我慶祝生日,在酷熱的廚房里嬸子躬身做手搟面,使勁兒揉面,揮動著搟面杖,汗水順著她的脖子往下流,一大鍋香噴噴地道的手搟面端上來,大家一邊吸溜吸溜地吃著面條,一邊贊嘆“這樣的飯菜在大城市花錢都嘗不到啊!今天可真是有口福嘍!”

                        而我平生第一次這么人齊聚在老家給我慶祝生日,被大家的祝福包圍,覺得無比幸福快樂!這個終生難忘的生日值得永久回味。


                        6

                        站在老家的山梁上,仰望天上的藍天白云,遍野都是葳蕤茂密的樹木,一眼望不到邊的綠,好像要染綠人的衣衫。

                        日頭吐出千萬根金絲銀線,把村莊密密地捆住,蟬聲像雨點兒一樣濺落在青枝綠葉上。山風從綠紗帳上吹來,軟軟涼涼,如綢緞般絲滑,掠過肌膚,酥麻微癢。一大片綠油油的玉米正忙著忙著拔節生長,很神氣地昂著頭,翹著嫩紅的“胡子”。

                        彎彎曲曲的一條羊腸小道,路邊的蒿草蓬生,各種藤蔓潑辣地霸占每一寸空間,幾乎覆蓋了路面。

                        時光的鏡頭拉回到十幾年前,一條山路曲曲折折地系在群山之間,幾個背著書包的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走在上學路上。隊伍的最后面有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又矮又瘦的她邊走邊哭。小小年紀每天早晚要走四十多里的路程,早上吃一碗紅薯稀飯,等下午兩點放學時已經餓得癟癟的還要走長長的山路才能回家。

                        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走十幾里山路到“魔芋把兒”小學去讀書,上學路上要翻越兩座大山還要經過“水家溝”,“水家溝”沿途都是小河圍繞,每走幾步都要過河。逢雨雪天氣,土路泥濘難行,每走一步稀泥就粘在腳上,腳下仿佛有一張無形的爪子束縛著前行的腳步,摔跤是家常便飯。最怕的是夏季暴雨河里漲水,小河上沒有橋,只有幾塊大石頭擱在河中間,暴雨中河水猛漲,淹沒了河中間的石頭,有的石頭甚至被河水沖走,膽大點兒的男孩子手上撐著一根竹竿小心翼翼地邁步過河。而我天生膽小,看著湍急的河水“嘩嘩嘩”地流,擔心上學遲到被罰站,眼淚也吧嗒吧嗒地流下來,只能等熟識的鄉鄰來背我過河。現在有時候回家遇到叔叔伯伯,他們看到我就打趣地說:“你小時候膽兒特小,我還背你過河呢。”

                        上學路程太遠,最難熬的是冬天,大山里奇寒無比,冬天天氣亮得晚。每次被奶奶從被窩里拉出來,臉都不洗迷迷瞪瞪地迎著漫天的風雪出門。冷風如刀割在臉上,全身懂得僵麻,腳好像有無數小螞蟻在咬一樣奇癢無比。奶奶一手高舉著火把,一手拉著我。一會兒提醒“看著路,別摔了。”一會兒又催促“走快點兒,要遲到了。”北風呼呼地吹,火苗在風雪中跳躍,奶奶的臉被火光映照得通紅,風吹得她的頭發亂紛紛地亂飛,一大一小兩粒影子映照在皚皚雪地上。“只有讀書才有出息,現在苦點兒將來就能少吃苦頭。”奶奶把我送到山梁上,此時天微亮,雪光映照可以看到路,路上遇到同村的伙伴一起結伴而行。此時她用竹子做的火把已經燃燒完火焰熄滅了,她就站在最高的山石上目送我和同學一起前行。走下山坡,來到河溝然后手做喇叭狀大喊:“奶——回去吧。”“微微——要聽話——好——好——學啊!”“聽到了!”大風中陣陣回音在山谷里回蕩。

                        曾經有一次考試考了第一名,老師發了獎狀和一直鋼筆,放學后邊走邊跑,老遠還在山梁上就高興地喊:“奶奶——我拿獎狀了!”當時奶奶正在陽坡上翻紅薯藤,她用滿是老繭的手捧著我的獎狀好像捧著稀世珍寶,笑得合不攏嘴,“真有出息,晚上給你煮雞蛋吃。”不小心她手上的綠色汁液染在獎狀上,為此她懊惱了很久。她把獎狀貼在堂屋的正中央,逢人就夸孫女愛學習,連走路腰桿兒都挺直了。

                        記憶中奶奶是山上最高的那棵樹,她高擎著火把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而今奶奶墳前的柏樹已經比我還高了,陽光飛濺到眼睛里,扎人地疼,鉆心的痛,眼睛潮濕了。

                        “哎呀!這山路太考驗人的車技了!”佇立在山梁上的我沉溺在記憶的長河中,同行人的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站在山梁上往下望,悠悠浮云下全是連綿不絕的峰巒,過去的小路如今拓寬了鄉村公路如一條玉帶向遠方延伸。

                        現在開車人都很累,十幾年前一個小女孩每天上學要在很陡峭的山崖山山下攀爬,像滾土豆一樣在山坡上摔倒在雪地里,像泥猴一樣在雨水中哭泣趕路。

                        高爾基說“童年的苦難是人生的一筆巨大財富。”艱難求學之路和困苦的生存之境并沒有阻擋我的學習熱情,風雨無阻,寒暑不懈,從未曠課,成為這座貧窮的小山村走出的第一個大學生。

                        “沒想到90后的小女孩還吃過這么多苦啊!這么艱難的環境中能走出大山真不容易。”作協的一位前輩感慨道“真是深山出俊鳥!”每個人的成長大多伴隨著淚水和汗水,每一種經歷都是滋養我們的養料。

                        8.jpg


                        7

                        午飯后稍作歇息我們在嚴書記的帶領下參觀了官場的連翹種植基地。下車信步走在鄉間的小路上,稠密的莊稼和樹木掩護,青嵐霧氣撲鼻而來,空氣中有一股澀澀的草木生氣。猛吸鼻翼貫通肺腑,全身神清氣爽,全身的每個毛孔好像有熨斗熨貼一樣說不出的舒適。

                        山間的一草一木都那么熟悉,牽牛花吹出小喇叭,車前草貓在石頭下,紫蘇侵占了墻根的空地,灰灰菜更是隨處可見……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啊!在這個小山村里,我打豬草、爬樹、掏螞蟻窩、粘知了、逮喇叭蟲。這些童年歲月的好光陰,明亮跳躍,記憶影片中最難忘的一段。

                        02.jpg

                        “走遍天涯海角也走不出老家的屋檐。”舊人舊事歷歷在目。城市以乘法的形式擴張,老家以除法的形式銳減,很多人在此出發走出深山散落在各個霓虹閃爍的現代都市成為喧嘩的制造者,老家的土房子和樹木孤零零地佇立,老家越來越寂寞了!

                        記憶中的老房子是幾間刷過白石灰的土房子,墻壁在歲月的侵蝕下層層剝落,黃土裸露,像斑駁的中國地圖。低矮的屋檐,燕子窩,黑瓦上長了暗沉沉的深綠苔蘚。牛毛氈廚房昏暗有一口大水缸……堂屋的中堂畫下有幾張被熏得發黃的獎狀,堂屋的土地凸凹不平,好像總也掃不干凈,每逢來了客人擺小木桌吃飯,總要來回挪動以便找到最佳位置,還要找木屑紙殼墊在桌子腿下……后輩紛紛走出上莊子這個貧窮落后的小山村,剩下的幾個留守老人固執地守著老屋不肯離去。這其中就有我八十歲的爺爺。

                        曾經熱鬧繁盛的村莊日益凋敝,她蓬勃的血液漸漸干涸。小時候村里鼎盛時期有兩百多人,現在村里常住人口僅十個,大部分的土地荒蕪,農耕文明遠去。

                        再不改變這個村莊會消失,老家急需拯救,需要人來安撫。

                        種植連翹是給這個荒蕪村莊輸送的新鮮血液。

                        嚴書記指著路邊的一棵連翹樹說:“別小看這連翹,它是一味珍貴的中藥材,我們平時退燒的感冒藥里就有它。”想起小時候上火感冒了奶奶就用土方法,把曬干的連翹和柴胡放在鍋里煎水喝。官場出于大山深處距離縣城較遠,人口少不適合種植農作物,利于土地優勢種植藥材確實是一良策。

                        “我們現在種植了大面積的連翹,明年連翹花開滿山遍野都是金黃色,那場景非常美!”村書記李天才叔叔說,現在一斤干連翹市場價約30元,一株連翹樹的果實成熟越能產量一斤,連翹生命力強,便于打理,種植一次可以保證以后年年都有收入,可謂一本萬利。

                        “待到連翹花開時,我們相約馬安鎮。”攝影師徐軍說連翹金黃色的花盛開后鮮亮的顏色拍照特別好看,到時候要約很多愛美的模特和攝影愛好者到這兒來拍照。

                        001.jpg


                        8

                         “看!前面就是石門。”飯后我們乘車途經水家溝,到魔芋把兒,然后步行至石門。

                        走到石門只覺得仿佛來到了水簾洞,潺潺的山泉水沿路都是,潮潤潤的空氣好像鮮榨的果汁一樣流溢在舌尖鼻翼。好一個純天然氧吧!全身的燥熱退卻,涼爽、沁人心脾。

                        “鳶飛逆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返。”在大山的懷抱里我們都變成了純真的赤子,自然的山水蕩滌了我們的靈魂。自然能賦予人靈感和靈性,多向山水討文章。同行的作家在山谷里捧起清水洗臉,坐在山石上吹風,即興賦詩。

                        干凈新鮮的空氣,湛藍如洗的天空,濃稠肥厚的綠葉,隨風搖曳的野花。翠峰如簇,碧如玉,青山之下,潺潺清流,蜿蜒小徑,輕盈的蝴蝶,清涼的風俯拾皆是,而蟲鳴,蟬歌,鳥叫也如花一樣盛開在美麗的山谷里。

                        “你們快看,那山的形狀可真奇特啊!好像一只臥獅。”尋聲望去,確實神似。

                        “為什么我從小在這兒長大,這么多年看都覺得很平常,今天才發現老家的山山水水格外好看啊?”

                        “那是因為你的境界提升了,由之前的看山是山,到現在的看山不是山。”攝影大師徐軍一邊“咔咔咔”按動快門,一邊開悟道。

                        爬上石門的蜈蚣背面朝山外,欣賞遠景。看到優美逶迤的山嶺,蜿蜒盤旋,猶如一條正在酣睡的巨龍。陽光灑在山谷里好像水銀晃動在林間綽約搖動。


                        9

                        銅佛山茶場、祖師殿、錫洞溝村、官場、臥龍嶺、石門、蜈蚣背……整整一天嚴書記帶領我們參觀游覽了馬安的大小景點。

                        他總是充滿激情,總是面帶笑容,站在山巔上眼里藏納風。翻山越嶺不嫌累,與他相比我反倒成了客人,他才是主人。對于自己的老家我越來越陌生,他談起馬安的歷史文化頭頭是道,說起馬安的人和新鮮事兒信手拈來,簡直成了個“馬安通”。

                        “嚴書記,咋聽你說話感覺也帶點兒馬安腔兒了啊!”攝影師徐軍打趣道。

                        “天天和這里的鄉親們打交道,入鄉隨俗啊!”嚴書記哈哈大笑。

                        他不是坐在書齋里只談理論的空想家,而是為百姓謀福利做實事的實干派,難怪口碑如此好,深受馬安人民的信任和擁戴。

                        “嚴書記您幸苦了,為了馬安人流的汗都濕透衣服了。”我懷著無比敬佩之情給他遞了一張紙巾。

                        “我上輩子是欠你們馬安人的,所以現在來還債了!”馬安鎮的書記嚴慈理是一個幽默風趣嚴謹務實的領路人。他到馬安上任一年多的時間里用一雙腳丈量馬安的山山水水,雙腳沾泥走遍了馬安的溝溝汊汊。

                        路遇一牧羊老人,看到我們就老遠打招呼“嚴書記自從到馬安來為我們做了好多事實啊!馬安的穿山隧道打通后進城方便多了。嚴書記一點兒都不擺官架子,經常下鄉和村民們同吃住……有這樣的領導是馬安人的福氣啊!”

                        嚴書記說未來計劃在馬安發展中藥產業合作社、鄖西馬頭羊養殖中心合作社,積極爭取招商引資開發山區旅游資源以此來帶動當地百姓的經濟收入。

                        10

                        此次回家發現家鄉切切實實發生了很多變化。馬安的街道干凈整齊,道路平坦寬敞,來往的人笑容滿面。

                        表姐家蓋了小洋樓,180多平米的大房子裝修得非常精致,不亞于城里的小別墅。門前的菜園里栽種新鮮的應季蔬菜,院子里還圍了一個花圃,指甲花開得繁茂,雞冠花紅火,小院子打理得清爽干凈。

                        姑姑家住上了新樓房,家里各種家電一應俱全,電腦寬帶也連接上網了。一大早被雞叫驚醒,窗外已經鳥鳴沸騰。我揉著惺忪的睡眼,發現小表妹早就拿著書背誦英語單詞了,那認真的專注的神情像極了當年的自己。小表妹現在馬安中學讀初一,紅彤彤的獎狀喜報貼滿了一面墻壁,成績保持在全縣頭三名。表妹內秀靦腆,非常勤奮好學,吃完飯后自覺到房間里看書,暑假借了別人初二的書自學,不懂的查字典做筆記。聽姑姑說表妹的目標是將來要走出大山出國去看看。看著門前的巍巍大山,再看看眼前奮筆疾書雄心勃勃的少女,覺得馬安的未來就在這些年輕的孩子身上,他們將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從這大山里要飛出更多金鳳凰 。

                        “來去匆匆,徒惹思重重。”每次回老家都像是旅行,短暫逗留,長久回味。這次在姑姑家和表姐家各玩了一天,總覺得和親人在一次說話聊天的時間太短,短到我很想偷偷架一臺攝像機,把這一幕偷錄下來,很奇怪,以前沒有這種想法,總覺得生命很漫長,有的是時間見面,可是今年情緒變了,覺得時間太短,總想留住眼前的時光。恨不得把時間拍扁、拉長了,再按下暫停鍵。每次的回老家都有不同的感受,現在更多了解和眷戀。

                        “綠蔭不減來時路,添得柔情四五寸。”故鄉是一首寫不完的抒情詩,馬安是詩行里泛濫的深情。乘車返回前,站在馬安鎮街心看著天邊瑰麗的云彩映射下的馬安小鎮好像一幅古樸簡約的油畫,在霞光的籠罩下群樓整齊,往來車輛行人從容,一切都那么祥和美好。耳邊回響起嚴書記的話“下次你們回家將會看到馬安大變樣。”

                        詩人說:“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為什么我的臉上面帶微笑,因為我對馬安的未來充滿信心。

                        勤勞智慧的鄉親們在睿智務實的領導引領下奔向幸福的康莊大道。相信馬安的明天會更好,更多的奇跡將發生。


                        作者:李微

                        郵編:4420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15871108231

                        作者簡介:90后女孩,愛好文學,尤其鐘情古典文學,喜愛唐詩宋詞之風雅。

                        十堰市作家協會會員,在《散文百家》《中國國門時報》《中國工業報》《新青年》《求學》《今周刊》《遼寧青年》《齊魯文學報》《河北日報》《洛陽日報》《綠野》《青果》《滄浪》《金觀臺》《梅川》《牡丹》《古城文藝》《江漢文藝》《微文學》(青春版)《十堰Magazine》《東方散文》《散文福地》《作家園地》《東平湖》《校園風尚》《家園文學》《泗水文藝》《未央文學》《泉州晚報》《十堰周刊》《十堰日報》《十堰晚報》《十堰文化》《圣風文學》《武當風》《武當文學》《杭州生活周刊》等報刊雜志發表作品百余篇,榮獲全國及地方征文比賽獎項30余次。為2012年度《杭州生活周刊》第62期封面女郎,在該周刊發表文章數篇,該周刊主編做了題為《李微——從深山中走出的美才女》的人物專訪。曾13次接受江西人民綜合廣播電臺主持人連線采訪,有多篇稿件在電臺“正午博客”頻道播出。2013年在《十堰晚報》人文語絲版開散文專欄,《十堰Magazine》雜志開個人游記專欄。

                        “以禪眼觀物,以詩心生活。”于寧靜淡泊中尋求生命的本真。

                        (原創作品,文責自負。真誠投稿,歡迎采用!)



                        ( 責任編輯:徐軍 )
                        分享到: 收藏
                        相關信息
                        【鄖西在線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鄖西在線”、“來源:鄖西周刊”或“來源:鄖西在線論壇”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鄖西縣對外宣傳辦公室,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鄖西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熱圖推薦

                        數字報

                        更多>
                        秒速赛车规律